上饒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2023-07-28 11:01:13

                                      應對長期與短期問題需“一把鑰匙開一把鎖”,避免短期“新問題”演變為長期“老問題”

                                      當前對于宏觀經濟形勢的討論似乎有些“老生常談”,對于經濟數據的分析基本上也都是在重復過去幾個月來的觀點。其中,經濟修復不及預期已經從最初的“新問題”演變為了“老問題”,從去年市場預期2023年經濟增速在5.5%以上,到今年兩會確定目標增速為5%左右,再到今年1-2月經濟修復力度偏弱,再到上半年經濟兩年復合同比僅為4%,經濟低于預期為時已久。為什么沒有出現我們期待的強力復蘇?在我看來,當經濟處于周期性趨勢下行,疊加突發事件沖擊時,盡管短期突發事件已經解決,但經濟修復很難回歸至原有路徑,低于預期可能將是一種常態。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需要做好經濟將更困難的準備,需要提高對長期經濟增速放緩的容忍度,同時也需要做好短期的應對,以避免短期問題進一步積累疊加。

                                      一、受中長期的周期性因素制約,全年增速?!?”壓力很大

                                      從年初以來,我對經濟修復的觀點一直是相對謹慎的。1-2月份經濟修復相對平緩,3月份出口、接觸型消費出現超預期回暖,成為經濟修復的主要動力。進入二季度,市場普遍預期GDP增速或超過7%,一方面是因為低基數,一方面是因為二季度GDP增速達到7%左右,全年經濟增速才有望達到5%以上。但從實際情況來看,二季度GDP增速為6.3%,兩年復合增速僅為3.3%,若當前經濟“弱修復”狀態沒有顯著改觀,想要實現全年經濟增長5%的目標,下半年的壓力是很大的。

                                      經濟預期與經濟現實之間存在落差,主要是忽略或者低估了中長期因素的影響。疫情反復、俄烏沖突等短期沖擊擾動下,經濟劇烈波動、出現斷崖式下行。一般而言,當短期沖擊過后,經濟會出現強有力的反彈,并且對長期經濟增長率不會形成太大影響。比如2008年5月汶川地震過后,四川經濟增速短期內大幅下滑,但2009年上半年經濟便基本回歸至災前水平,2010年一季度四川GDP增速反彈至17.7%。因此當疫情沖擊結束后,市場會期待經濟增速出現有力反彈。
                                      但我認為,自2008年以來中國經濟已經處在一輪長周期的下行過程中,潛在增速不斷階梯下行,疫情以來更是在加速下行。當經濟處在這種周期下行過程中時,短期性、突發性沖擊后的經濟復蘇力度,就會難以達到預期。

                                      二、長期經濟增速下行趨勢難以避免,要做好經濟更困難的準備

                                      即便今年能夠實現5%的增速目標,未來幾年或也難以見到5%以上的GDP增長。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保持了約30年的高速增長水平,在1978-2010年的33年里,我國GDP平均增速為10%,2007年經濟增速一度達到14.2%。2008年潛在增速水平已經有所下移,彼時各種資源配置瓶頸也已有所顯現,疊加全球金融危機暴發,中國經濟增速顯著回落。得益于強有力的政策調控力度和經濟刺激計劃,2010年我國經濟增速強力反彈至10%以上。短期的逆周期政策并不能改變周期性趨勢,自2010年3季度以來,實際GDP增速基本上以每年0.5個百分點的速度下行,如果考慮疫情期間的復合增速水平,這一放緩趨勢已持續至今,據測算,我國潛在GDP增速也面臨持續放緩的趨勢,2025年將下降至4.4%的水平。我認為未來可能將很難看到5%以上的增長率。
                                      除經濟周期問題外,中美博弈等地緣政治周期也出現中長期變化。橫向來看,全球貿易可能將在俄烏沖突、中美博弈、科技競爭等因素影響下長期下行,全球經濟衰退壓力有所加大。相較而言,我國經濟保持4%-5%的增速,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仍處于較高水平,但總體上看,中美博弈的態勢將在中長期內持續影響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外部環境。自2018年美國發起貿易沖突以來,美國對華策略從“脫鉤”轉到“去風險”,中國經濟運行面臨的外部環境嚴峻復雜。一般而言,一個國家面臨一個主要的長期因素,就已經會對經濟造成很大沖擊。當前我國則需要同時承受內外部兩個大的沖擊。在此背景下,經濟中長期下行的趨勢已經難以避免和扭轉,未來經濟將面臨更加復雜的局面。

                                      三、短期問題和長期問題分別應對,“一把鑰匙開一把鎖”

                                      長短期問題疊加下,宏觀政策需要有全局的思維和長久的考量。長期因素和短期因素的應對應該分門別類,“一把鑰匙開一把鎖”。短期的問題一定要盡早處理,尤其需要避免“新問題”發展成為“老問題”,需要使用逆周期政策推動經濟盡快企穩,尤其在刺激方向和手段上要有所突破。長期的問題要在長期中調整,逐步尋找并確立新的增長動能,要抱有耐心和信心。
                                      傳統的經濟刺激手段效果在遞減。去年至今,專項債、基建等政策手段實際上已經在持續發力,現在來看效果不盡人意,優質的基建項目越來越難挖掘,近年來單位資本形成所需要的固定資產投資越來越多。過去的房地產刺激政策也難以明顯奏效,兩年之前我預測房價將進入下行拐點,房地產市場面臨的表面上是現金流的問題,實際上是銷售問題,背后的因素是房價下行趨勢和房地產投資動能減弱的問題,房地產當前的下行是過去房價長期高增長的代價,擺脫對房地產的依賴是中國經濟的必經之路,我不認為有什么方法能夠使得房地產重新成為經濟的支柱產業。過去實施的貨幣政策刺激效果也不佳,今年以來M2同比與社融存量增速的剪刀差仍較大,表明資金仍大量淤積在金融體系之內,消費信心不足、投資意愿低迷下,實體經濟融資需求不足,要高度警惕貸款人消失的問題,這一問題會直接引起資產負債表收縮。
                                      短期刺激需要在政策手段和方向上有所突破。建議直接向居民發放現金補貼或數字貨幣,這對于破解短期消費不足的問題可以起到四兩撥千斤的作用。消費的核心問題還是收入問題,而非消費意愿的問題,如果財政政策加大在消費領域發力,效果比投資領域發力或更好,對經濟復蘇、人民生活改善更有幫助。對于消費者、資本市場投資者、企業家等微觀主體信心不足的問題,不僅要在經濟政策層面發力,對于社會思潮等非經濟原因帶來的問題,也要在這些領域尋找“藥方”,消除社會心理中存在的不安和懷疑因素。
                                      對于中長期的周期性問題,既要在內部不斷推動改革開放,提升全要素生產率,也要努力維持好的國際經貿投資環境,想盡辦法破解美國的“新冷戰”圖謀。中美博弈已經成為既定事實,對此不應再抱有任何幻想。要在盡力維持好的國際環境的基礎上,立足于國內,做好自己的事情。一方面繼續堅持底線思維,做好壓力測試;另一方面要持續深化改革開放、深化放管服,釋放企業家、居民和政府部門的創新和活力,在中長期從根源上提振微觀主體信心??傮w來看,經過改革開放四十余年來的發展,政府、企業、居民均積蓄了一定的能力來應對經濟放緩的壓力,因此應抱有平常心和信心,妥善準備并積極應對。完全可以相信,我們能夠妥善有力地應對這一次經濟修復疊加周期性下行壓力的考驗,增強經濟的韌性與活力,保持經濟長期穩定繁榮的格局。

                                        以上觀點整理自毛振華在CMF宏觀經濟月度數據分析會(2023年7月)(總第65期)上的發言.

                                      上一篇:何為股權財政?能否接替土地財政?
                                      下一篇:陳道富:關于加強財政和貨幣金融協調的建議
                                      亚洲无码手机在线观看视频|欧美自拍偷拍一区二区|在线免费人成观看视频|国产精品丝袜一区二区三区